我怎么有反对的资格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5 07:54   浏览:
正文

这个东东其实和盗贼没有什么关系。顶多只能算发生在同一个空间,相互之间有点联系的故事,就和《v的进行时》(起点首发)一样。不过既然有人说v是盗贼的外传,应该并到盗贼里。那么这个就是名副其实的前传——的确是前传,发生在盗贼的一千年前——而且我也未必会想填坑,就像v一样,所以还是暂时丢在这里好了。其实是v还没有写满3万字,就和起点的管理员骗了妖异记事的位置,不好意思再开新书了。>_*********************************************“……赤红的月色,流曳着,不安的前奏,相逆的思维,交错着,变化的悲伤。甜美的笑容被铁蹄踏碎,湮灭于母神哀鸣的悲伤。召唤您,异域的来客,用生命的鼓动敲响审判的大钟。当宿命之门再度开启,当千年的传说回转往复,岁月的尽头满是纯银的月光。”将《圣书》重重的合上,少年疲倦的闭上了双眼,乌色的长发从金色的头带上端滑落在他白皙的脸孔上,略有些苍白的嘴里吟颂着大陆上包含着无数传说和预言的歌谣,晃动的金色烛光柔和了有些许坚硬的线条,若非雪白的上位神官长袍,几乎要令人以为在华丽的大椅上靠着的是一位因淘气跑进来的圣女候补。这也是光明神会历史上最年轻的银羽圣骑士赫尔弥推开门后的感想。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和大陆上唯一的光明神亲自指定的降神士,拥有可以同时看透过去和未来的伟大先知联系起来。尽管这个人在幼年时代就以超乎常人的成熟和冷静而闻名。想到这里,本身也比少年大不了几岁的赫尔弥轻轻的摇了摇了头,微笑着说道:“冷雨大人,如果您觉得累了的,还是由我护送您回去的比较好,明天您还要参加今年的祭神仪式。”“赫尔弥吗。”用刚刚吟颂歌谣般的腔调把疑问句用肯定的强调说出来,少年的先知并没有睁开眼睛的打算,只是用像自言自语的音量问道:“事情都结束了吗。”又是带疑问词的肯定句,银羽圣骑士苦笑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就不要用疑问词,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但不喜欢被我‘看’的人会在这个词里找到他们所希望的自我安慰。”依然带着酥软童音的声调充满了讥讽的毒刺:“这点慈仁我还是会给那些家伙的。”“怎么,又和大祭司大人吵架了?”“他?有这个资格么?”再次苦笑着摇了摇头,圣骑士识趣的转移了话题:“如果您还不想回去休息的话,冷雨大人,您是否要一份宵夜添添肚子呢?”“那么要一份咖啡好了,我要四,不,五块方糖,然后还要加牛奶。”“是的。”“……喂,小赫,你也反对我明天宣读神谕吗?”“怎么可能?既然是伟大的光明神的意思,我怎么有反对的资格。我想,大祭司大人也只是希望比其他人多一些时间而已。”赫尔弥一边从柜子里找出装方糖的罐子,一边似乎并不在意的回答:“还有,冷雨大人,您可以不要那么叫我,我们已经不小了。听见您那么叫,感觉毛毛的。”无视于对方的抱怨,冷雨依然冷声问道:“即使,这个神谕会让天下大乱?”“是的,神既是规则。”“为了规则你可以牺牲一切。”“是的。”“包括正义还有我?”“是……冷雨大人?”“哼,基于光明神会的立场,我可以在这里宣布神谕,只有一个晚上的领先时间,可以作出什么来的话,就让我看看好了。”冷雨睁开了乌色的双眼,目光满是与年纪不符的冰冷。他轻轻的伸出细长的手臂,桌子上看似装饰作用的水晶球漂浮了起来,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光芒中少年雪白的宽袖如翅膀展开,乌色的双眼抿去了全部光芒,宛若盲了般没有焦距,冷漠, 宁夏11选5官网没有生气而且苍老的声音从少年的嘴中说出:“千年的浩劫又将来到, 宁夏11千年前的规则再次面临改变, 吉林快3为了天与地的平衡, 吉林快三为了这个世界的存在。光与影重归于浑沌,正与邪暂时统一,神与魔再始于起点。按照命运的轴承,为神者命令:天上界负责于引导,地上界的使命在于寻找,而黑暗的子民守护世界的支点。”“由此,地上的一切生物,无论种族,国度,恩仇,开始寻找吧!寻找上个千年的遗物,神器的七种光芒在大地上闪烁着奇迹,寻找它们,交付于异域的命运的孩子就是你们的使命。而指引你们,可以看见光芒的奇迹的贤者是--”伴随着先知的预言,水晶里终缓缓映出了一个少女的身影。那是掌握世界命运的少女的身影。----------偶是神圣的分隔线--------------“咳,老板,你这是什么酒啊?一股怪味!”在人声鼎沸的小酒馆里,一个标准勇者打扮,但衣着实在崭新过头的唇红齿白的少年一边把略显浑浊的液体吐到丝绢手帕,一边不满的抱怨道。但他的抗议在生意好的过头,用喊都嫌音量太小的酒店中,实在和蚊子的叫喊没有什么差别。即使如此,还是吸引了周围好几处不安分的目光,而且,它们都来自盗贼。这小鬼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在玩勇者游戏的贵族小孩,大肥羊一只,放过的话实在对不起自己。所有的盗贼在打量完少年后都如此想到。可是,有一个人先一步来到了已经被认定为肥羊的少年面前:“对不起,先生,这已经是本店最好的酒了。可能刚开始的口感不太好,预测推荐但,喝下去以后仔细回味的话,您一定会迷上它的。”胡说八道,这种劣酒,以眼前这个娇贵小少爷的体质,只可能马上醉过去吧!所有‘关注’着这边的盗贼在看清对方的女招待打扮后不由松了口气--因为不用担心猎物被抢走--然后暗笑起来。不过,放倒的肥羊绝对更容易入手,也没有人对女招待的话有什么疑义,反而在无聊之下打量起那个女孩来。那是一个没有什么可看性的女孩子,满脸的雀斑不说,五官也显得太过于平凡,连清凉的超短裙下的腿也显得有些臃肿,但正是因为这些的不起眼,更令男人们的视线集中在了少女比普通女孩子要大上不只一圈的胸脯上面。就某方面来说,那两颗‘圆球’再丰满那么一点点,就已经不能算是优点了,尤其是长在少女看起来比普通女孩子又要细上那么一圈的腰肢上面。不过,既然没有大到超出范围,再加上招待装的低领设计,大多数男人还是愿意用眼睛吃这个冰激淋的,当她的胸部伴随着少女的动作抖动起来的时候,周围甚至响起了口哨声。不过,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少女明显习惯了这种调戏,依然微笑着弯下腰,帮少年把酒杯斟满。而实际上,少年的心思早就不在什么酒的味道上,而是和周围其他人一样,转移到了少女的胸前汹涌的波涛上。当然,由于是‘头等席’的关系,‘视野’自然比其他人要来得好,尤其是少女低腰倒酒这个动作,雪白的胸脯由于手臂的挤压,使原来就很可观的沟壑变成了深谷,几乎要摆脱薄薄衣襟的束缚弹跳出来。是时,少年几乎忘记了遮掩他无礼的目光,眼珠几乎斗在了一起,好在他的鼻粘膜足够的结实,并没有红色的不明液体喷洒出来。但,谁都没有注意到,正在把劣酒夸成世界上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味的女招待的半长统紧身丝袜中伸出了一只手臂,虽然是木头做的,但确确实实是一只手臂,而且正如同所有的三只手一样,它探向了少年的腰间。正如一开始所说,少年是标准的勇者打扮,因此他的腰间也有所有勇者都会携带的置物小袋。只不过,要比其他人要‘胖’不只那么一点点。当然,肥胖的钱袋是很难逃脱灵巧的手的,眼看着钱袋的系绳就要松开,一个尖锐的女声响了起来:“莉丝,你又混在我们店里准备做什么?”“哼!”少女轻哼道,第三只‘手’立刻变化成了尖锐的刀片,飞快的割断了维系在少年腰间的绳索后,少女抓住钱包,一把塞在胸口,向着酒店的门的方向跑去,只留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少年。虽然被偷窃者没有反应过来,但并不意味着酒店里的其他客人都是他这样的菜鸟,在真正的女招待的尖叫声中,几个被抢走猎物的盗贼和正义感过剩的勇者已经向少女追了过去。其实要抓住那女招待打扮的女贼也并不困难,她的能力在她的同职业者眼中顶多只能算中下,速度快一些的剑客都可以抓住她。可所有的小偷都不会希望就这么被抓住,尤其是手中还拎着脏物的时候,只见少女一脚踢翻了离她最近的那张桌子,企图再争取一些逃脱的时间。不料,这个举动却激怒了在那里喝酒的野蛮人,那大个子绝对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拔出背后的大斧就向已经逃到门口的少女挥去。变化也在这个时候产生,按照一般剧情发展,如果这个少女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的话,通常是本故事的主角勇敢的站出来英雄救美的时刻。可惜,少女并不美丽,所以替她挡下那沉重的斧头的是--门板!?是的,酒馆的门在少女踩上门坎的那一刻起,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一般,在老板心痛的眼神中大无畏的迎上了野蛮人的斧头,并在下一刻很成功的变成了炉灶里最好的燃料来源。然后,酒馆的老板几近绝望的看着少女在门口冲所有向她跑扑过来的人们微微一笑,一边清脆的打了个响指,巨大的横木撞破了她身边的墙壁,准确的击向了倒霉的追捕者们,并伴随着年过半百的老板带着哭腔的尖叫:“莉丝,我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你要这么做?”“本来没有,所以我也打算在外面解决问题的,但谁叫你那个公鸭嗓子的笨蛋女儿乱叫的呢?是以,我只好在这里处理完毕了。”少女用向客人劝酒般的甜甜口气回答后,横飞的木桩,飞蝗一般的箭只纷纷以各种暴力或非暴力的手段飞了进来,而所有的入口则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奇怪的落石封死,于是酒店老板在这个月第五次因为心肌梗塞昏死了过去。酒店自然进入了全面混乱状态。而只有胸部具有可看性的滋事者则带着三步一雀跃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还哼唱着“我是可爱合格仁慈的怪盗,啦啦啦”这样歌词古怪的歌曲。一边心满意足的从胸口掏出自己的战利品,但下一瞬间,她的脚步却因为这个对她来说再正常不过的动作缓慢了下来,偷来的钱袋更是依照引力定律掉在地上,如果月色再亮一些,还可以看见少女苍白的脸色。“怎么可能?”只见少女古怪的低语着在自己胸口摸着,然后发出了比鬼魂还要可怕的刺耳尖叫:“不--------!!”以上,不过是这个故事的开始,而这个少女并不是故事的主角。

,,湖北11选5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辽宁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